仙宇

我叫劉仙宇,生於民國691017日,我在家排行第五,上面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姊姊。我和最小的哥哥差了12歲,當我國中時期,哥哥姊姊們已忙著自己的事業和學業而搬出去住了,所以家裡就剩我一個小孩,那時大哥的肉丸批發事業剛起步,所以我放學假日我都會過去幫忙。

雖然,我讀書時間比較少,但是學校成績方面都保持在20名 左右,其間還擔任田徑校隊,每年標槍項目在桃園縣內都有前三名成績,每年端午節還參加龍潭的划龍舟比賽,國中時我擔任了三年的隊長,不管對手是國中、高 中、還是社會組,每年我們都會將他們擊敗拿到冠軍。高中時期因為在體育方面成績優異保送至楊梅高中體育班,高中時期在縣內的田徑比賽標槍項目都是前三名, 每年全國運動大會的西式划船比賽高中組,雖然沒拿過金牌但都進入前三名。

高中畢業後,隨即進入部隊當兵,那時我報考志願役士官,分發到特種部隊,每年我們都會去谷關和其他兩棲部隊一起受訓較量,不管是山訓、海訓、還是傘訓,我都咬緊牙關不讓自己輸給別人。

 退伍後,有一次和朋友去內灣玩水,看著朋友一個個從上面跳 下水裡,我也就跟者跳,不知是我跳的位置不對還是老天要故意捉弄我,進入水裡的一瞬間就感覺到了強烈的撞擊,後來全身都無法動彈只感覺到頸部劇烈疼痛。整 個人在水中漂浮,眼前只看到我的血正在幫河水染色,後來完全不知道我是如何上岸,又如何被送到醫院的。在醫院裡我時睡時醒的等待開刀,每次醒來都感覺好痛、好累、好冷又好渴,有時候醒來看到父親,有時候是哥哥,有時是母親在我旁邊,但是他們的表情都是一樣的沈重。

 開刀完後的三個禮拜,我全身都無法行動,只有兩個肩膀可以稍微動一下,整天除了睡覺就是打止痛針,第四個禮拜開始媽媽帶我去做復建,因為在床上躺太久,所以先從站立床開始練習,從平躺慢慢傾斜到直立,結果我到50度時就開始覺得暈眩,就這樣練習了三天我才可以適應90度並支撐30分鐘。後來醫生讓我換到大床,要我練習趴在床上用手肘支撐身體,但是支撐個兩三分鐘就開始喘氣,這時我都會有疑問:這真的是我嗎?以前伏地挺身做個兩三百下都不會有累的感覺,為什麼現在只是手肘支撐上半身都感覺快不行了,我要怎麼樣才能像從前一樣?

 每天做復健,每天祈禱自己能康復,就這樣日子就過了一年,但還是手不能握、腳不能站,因為喪失腰力,連坐直都沒辦法。後來因為醫院規定不能住了,家裡也不方便,爸爸就幫我安排去住安養院。因為受傷只能坐輪椅,而且一天的生活作息從吃飯到睡覺,就連大小便全部都要靠別人幫忙,住進安養院後,我開始意志消沉,也斷絕了之前朋友的聯繫,在裏面虛度了五年的時間。

 後來,從前住院時認識的患友一再鼓勵我到脊 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學習重建訓練,我才決定改變自己的生活型態。當我向爸爸提出這個要求時,起初他並不贊成,他擔心我一個人在中心無法生活,但在我表現出 強烈的意願後,他才開始軟化。進入中心後,我從生活自理開始學習,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,我不僅在生活上能完全自理不需要依靠家人,也重新考到了重型機車的 駕照,後來我在中心的作業訓練班,學會了基本的電腦文書處理,接著我又參加中心職訓的AutoCAD繪圖軟體應用班並順利考取丙級應用軟體證照,來到中心後,我稟持著積極向上的態度,每天激勵自己不斷的充實自我,七月中我即將結訓,未來的一切雖不可知,但我相信未來不論碰到何種挑戰和困難,我都不會再輕言放棄。

SCS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