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-1.jpg 

        我的生命開始在基隆的一個大家庭中,由於爸媽與哥哥長年居於外地,因此從小是由爺爺奶奶帶大,直到七歲時家人才回到基隆團聚。


        學生時代的生活可說是一路平順,只要顧好學業其他什麼事都不用擔心。但是高中之後,家裡的狀況開始發生變化。首先,爸媽的關係越來越差,接著爺爺去世、家族中種種紛擾,接二連三的變故讓我們這些孩子們無力招架。原本爺爺是家中的經濟支柱,但爺爺去世後家中頓失重心,家中的事業無以為繼,爸媽也在紛擾中離異了。雖然姑姑們也想資助我繼續升學,但由於對主修科系的意見紛歧,於是高中畢業後,我就開始進入職場了。


        高中畢業的暑假在加油站打工,在打工期間經由堂哥的介紹,安排我去西餐廳當學徒,這也是我非常感興趣的行業,所以再加油站打工只做了三個月,三個月之後就搬到三重和哥哥租屋,一起在台北打拼。


        工作的西餐廳位於台北火車站附近,在這裡不但學得了廚藝與品質管理的觀念,更開始懂得人際關係的培養與經營,很開心的是師傅們不但教我許多事,在相處上也非常融洽,對我來說是亦師亦友的夥伴。哥哥當兵之後我就搬回基隆與媽媽同住,上下班則成了做客運的通勤族,比起之前住台北時的情況,得要付出更多的精神與時間。

 

        當時,北海岸的公路上常有許多人騎機車競速為樂,看著他們喧鬧隱約覺得蠻有意思的,於是某天下班,就與朋友相約打算去看看熱鬧,沒想到一騎上公路,我們彷彿也融入那樣的情境中,開始與朋友競速起來。沿岸的山路曲曲折折,高速過彎其實非常危險,我們卻仍執意追求刺激的速度感,過程中的一個彎道因為壓車太過導致車身失去平衡,連人帶車滑壘撞向山壁,就此失去知覺。等到恢復意識時,發現下半身完全無法動彈,我才驚覺事情的嚴重性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加護病房時,家人的安慰朋友的支持和女朋友的鼓勵,讓我覺得受傷只是暫時的,過幾個月之後就可能會好轉,但無奈的是,有些事情不是靠天真的想像就能成真。就這樣經過了三個月,情況並沒有好轉,我開始對「痊癒」這件事失去信心,脾氣越來越差,和女朋友也分手了。這時候覺得人生彷彿已經走到了盡頭,沒有力量再做任何事,對一切事物也不再有興趣。眼前的一切,只告訴我一個訊息:「這一輩子都必須與輪椅為伍了!」,想到這,眼淚就不禁默默的滴了下來。


        情緒的低潮持續了好一段時間,因為害怕面對人群更畏懼別人異樣的眼光,傷後我一直不敢走出戶外。但是家人的支持與鼓勵始終不曾間斷,在家人的建議與基隆縣脊髓損傷者協會的指引下,我終於鼓起勇氣到了中心,也燃起一絲希望願自己能突破心理的障礙。


        到中心之後果然讓我的希望成真,因為發現輪椅族的生活也可以和正常人一樣自在。生活重建訓練讓我慢慢找回了自信,生命雖然經歷了一個意外的急轉彎,但並不代表結束,只是開始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。突破了自卑與恐懼的心理障礙後,更進一步想取得謀生的技能,於是進入職訓班開始培養我的第二專長。目前我已進入中心的網路工作室實習,期望未來能正式成為工作室的一份子,能自食其力,過自立自主的生活。

 

02-2.jpg

SCS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